银行坏账率五年首降:暂别不良“双升” 难言拐点

来源: 2017-02-24 15:49:59
   在经济结构转型、坏账压力侵袭的宏观环境下,银行纷纷打响资产质量保卫战,而如今,银行的“刮骨疗伤”已经初见成效。据银监会2月2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四季度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.74%,比上季度末下降0.02个百分点。北京商报记者统计,这是自2012年一季度以来,银行不良率首次出现下降。但业内人士认为,这并不意味着银行的坏账和面临的风险已经出现“转危为安”的拐点。

  暂别不良“双升”

  银行业暂时结束了不良“双升”的局面。2月22日,银监会发布2016年四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。2016年四季度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5123亿元,较上季度末增加183亿元;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.74%,比上季度末下降0.02个百分点。

  虽然不良率只是小幅下降0.02个百分点,但从银监会网站公布的近年数据可以看出,这是自2012年一季度以来,时隔18个季度后,银行不良率首次出现下降。

  从年度来看,2016年银行不良率的整体上升幅度也有所放缓,从年初的1.67%上升0.07个百分点,至1.74%。此前五年的情况为:2012年银行不良率从1%下降至0.95%,下降了0.05个百分点;2013年从0.95%上升至1%,上升了0.05个百分点;2014年上升了0.24个百分点;2015年上升了0.43个百分点。

  这一轮上升态势,和经济形势密切相关。此前就有不少业内人士分析指出,经济持续下行是造成银行业不良率迅速攀升的主要原因,而且难以抗衡。企业破产、退出,市场要去产能,这些都是以前银行信贷资金支持的,所以必然体现为银行的不良资产。银行很难改变现状,只能等待实体经济的调整。

  除了受外部环境的影响,习惯了顺周期经营的银行,低估了经营风险,从而也给自己埋下隐患。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,在新的转型发展期,银行特别要重视一个问题,就是利润当期性与风险滞后性的错配。通俗地说,发放贷款后利润当期就增加,但三年后才会出现风险,五年后不良贷款会增加,七年后会造成损失。这种利润与风险的错配,往往使银行只看到利润而忽视了风险。

  判断“拐点”尚早

  而银行不良率的下降,从外部环境来看,与经济重现“好光景”不无关系。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,我国经济在去年逐渐企稳,四季度GDP高于预期达到6.8%,PPI等指标也有所好转,这是银行资产质量得到保证的一个前提。

  不完全是依赖经济的回暖,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指出,银行自身也在加大核销坏账的力度,使得存量的不良贷款得到“消化”。事实上,在2016年的半年报中,就有3家银行的不良率止跌回升,另一些银行的不良率虽然上涨,但增长势头已经得到控制,8家上市银行不良率上涨幅度控制在0.05个百分点以内。另有数据显示,2016年上半年上市银行核销不良贷款规模超过2000亿元,是2015年全年核销规模的2/3。到了2016年三季度末,不良率止跌回升的银行名单继续扩大。

  同时,银行在选择资产业务方面,也更注重结构调整和策略创新。例如一家股份制银行2016年三季报显示,该行年内资产配置策略上,增长的主要驱动项已从债券投资逐步转向贷款;且除了加大核销和清收力度,为适应市场环境变化,也着重在优质客户和优质项目上加大了贷款投放力度。

  在去年二季度银行不良率平滑至1.75%时,曾有一位股份制银行的行长表示,不良资产率的增长环比持平,这不是巧合,证明现在坏账有见底的迹象。但该行长补充道,是不是拐点已至,还不能急于下结论。

  半年过后,银行在遏制不良率增长方面继续交出更好的“成绩单”,但多位业内人士仍表示,坏账反弹风险依然存在,转危为安的拐点尚未到达。郭田勇认为,经济是否已经完全走出低谷、未来还会不会反复仍有待观察。

  董希淼也表示,滋生不良贷款的环境并未根本改善。我国较长时期以来处于信贷密集型经济增长模式,以及由此产生的存量债务积压问题,未得到有效解决。

  阻击不良路还长

  除了经济环境的因素,银行阻击不良资产还需再添点“洪荒之力”。去年不良资产证券化在高呼声中重启,截至2016年末,6家试点银行已陆续试水,发行的不良资产支持证券产品规模总计近百亿元,且试点扩容之势渐显。

  不过,在首批试点过程中,也显现出一些问题。有业内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,“不良资产证券化相关的基础设施还不是很完善,因为不良资产证券化和资产证券化相比,多了一道核销程序,不良是要先减值再出表,核销本身就是很复杂的问题,需要考虑怎么去衔接;同时,不良资产证券化也有资产证券化面临的问题,就是因为税收方面的原因,成本比较高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,银行处理坏账的主要手段仍是核销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批量处置,不良资产证券化只能作为一种补充手段,不能过度扩张,避免出现风险转嫁等问题。”上述受访人士说道。

  防范和化解不良贷款,对商业银行而言不是百米短跑,而是一场颇具考验的马拉松。董希淼进一步表示,银行业处置不良贷款的政策有待优化。目前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贷款受到政策制约较多,财税政策有待完善,银行自主权不够,核销不良贷款所需法律要件较多,表外利息减免标准偏高。

  郭田勇还提出,银行不良率持续上升,和前期缺少一种对不良资产动态核销的机制有关。从发达国家来看,它们的不良率随时生成、随时处理,而国内现在还没有日常性处理不良资产的手段,虽然目前很多银行拨备率比较高,消化不良贷款的能力比较强,但如果有动态消化机制,至少可以进行有效对冲,不会导致不良率的持续上涨。从根本上说,银行应对不良率的挑战还是应该依靠银行业经营水平的提高、业务的转型,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。

责任编辑:hnnew003
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昵称:

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遵守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。

 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 您在河南商报网发表的言论,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。

相关新闻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 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河南商报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文责自负。

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4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

河南商报网广告服务中心

广告热线: